爱心热线 020-22126081

首页 > 基金会项目 > 丹姿百善计划

丹姿百善计划

丹姿基金会走访乌史大桥乡两小学

谁动了他们的梦想

 “这两个字怎么念?”

“北——京——”

“你们知道这个人是谁吗?”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习主席的名字。孩子们摇摇头。

“那这两个字怎么念?” 老师又写下两个字。

“梦——想——”孩子们大声地说。

“你们的梦想是什么?谁来回答一下?”

孩子们听了笑着、议论着、互相推搡着,就是没人肯站起来说。老师无奈,只好从背包里掏出两个卤蛋作奖励,这才有两个同学忸怩着站起来,小声地说:“我的梦想是考上大学。”“我的梦想是飞上天。”

“为什么呢?”

他们又沉默了……

这是1119日,丹姿集团人力资源总监肖方浩在走访四川省甘洛县乌史大桥乡布依小学的时候,给三年级学生即兴上的一节课。“这里的孩子,认识的字还是比较多的,很聪明,就是语言能力、阅历、胆量等方面还是跟城里的孩子有很大的差距,”一番教学下来,肖方浩感慨地说。同样来自四川的他表示一看见孩子们纯真的脸庞就有一股亲切感。“30年前我也是在落后的农村成长,但是没想到这里的条件居然会比我那时候更差。环境对于孩子的成长真的很重要!”

甘字窝小学、布依小学走访实录

 

2013111819日。丹姿基金会工作人员与携手丹姿合作伙伴徐新生一行七人,走访了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甘洛县乌史大桥乡乃乃包村的甘字窝小学与布依大云村的布依小学,并计划对当地开展相应的助学项目。

两所小学都隐于险峰之上,当地村民开着摩托车载我们上去。坐摩托车上山的过程是可谓一次“冒险”,在这陡峭蜿蜒的羊肠小道上,稍不注意就有坠落悬崖;师傅们在各个拐弯处的漂移和甩尾的“特技”更是让我们心情如坐云霄飞车。而在道旁、斜坡上悠闲吃草的山羊们,倒在这方远离尘世的天地给我们带来了一股奇异的、心安的力量。

乃乃包村坐落于大渡河边2000多米的险峻山腰上。尽管已经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可是甘字窝小学的简陋还是震惊了大家。两间土砖教室,一间厨房,厨房里堆着一捆木柴,摆着一口黑色的铁锅,窗户是破的。走进教室,印入眼帘的是一排排简陋的课桌椅,冷风从薄膜窗户纸的破洞里直灌进教室,许多同学们的书包是环保购物袋。山上的天气已经很寒冷,可是有些孩子还穿着单薄的衣服和露趾的凉拖鞋,稚气单纯的脸庞被冻得干裂。

乃乃包村甘字窝小学现有学生27人,分两个年级。有两名特岗教师——20岁的李娇燕和24岁的王庆兰。她们住在学校一间简陋而昏暗的房间。“乡村是没有夜生活的,”王老师告诉我们,以前没有电的时候,她和李老师都是早早上床睡觉,“有时候7点多就睡了,感觉睡下很久了,起来一看时间,才10点多。”

直到今年,这个偏远的彝族村落才通上了自来水,结束了以前步行到1.5公里外去背水的历史。据说今年上半年村里也通了电,但教室依然非常昏暗,原来是灯泡坏了却没人会换,“大家也都不懂,不敢随便乱弄。”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跟我们说。

布依大云村则是一个更高的、坐落在悬崖边上的彝族村落。布依大云村原为布依村和大云村,近年来合并为现在的村子,全村共有198户、912人,是乌史大桥乡最大的行政村。布依小学也是乌史大桥乡村小中人数最多的小学,办学历史近六十年,现有三年级、四年级、六年级3个教学班90余名学生。布依小学一共有3名任课教师,分别是在布依小学任教12年的阿木布哈,1989年出生、已经教孩子们6个年头的代课教师木嘎尔日,及1名特岗教师。

阿木布哈说,布依小学的孩子们跟城里的孩子在学习成绩上差距还是很大的,如果用全国统一试卷进行考试,这里大部分的学生只能考二三十分,成绩最好的学生也只能拿到80分。他说,家长对于孩子们的学习还是不够重视,孩子们放学后监督他们学习的家长基本没有。

木嘎尔日是本村人,初中毕业后就回村里当了一名代课教师。以前的月工资是800元,今年起涨到1000元。他说,他很爱孩子们,也很爱这份工作。家里有老人和小孩,当教师可以让他兼顾教学和照顾家人,这一点是他不想外出打工的原因。木嘎尔日说,他会好好地继续把孩子们教下去,孩子们能够考上高中、大学就是他最大的心愿!

“我现在紧缺的就是教室,现有的教室破旧且不够用,老师住的房间也是一到下雨就漏雨。”村支书木嘎约布告诉我们。

 

后记:天梯小学不止一所

走访了甘字窝小学与布依小学之后,我们将会回来再行商议如何立项。我们的下一站是二坪小学。三所小学同处乌史大桥乡,仅相隔几个山头;前两者的地理条件也与二坪小学相似,然而教学设施却与二坪小学差之千里。

我们从中可看出,民间的公益资源常有随流性,当李桂林夫妇及二坪小学为外界熟知,并基于对老师的信任,不断有资源涌向二坪小学,这无疑是一件好事;但对二坪周边的小学却鲜有人过问,社会资源出现了严重的偏向。

二坪小学被称为“天梯小学”,是因为曾有五道木制的“天梯”,但二坪小学并不是因此而独特,在中国西部山区,有许许多多的学校都只能建在悬崖边上,都有惊险的山路。二坪小学的独特,是因为有李桂林与陆建芬夫妇,他们24年的坚守,已经为学校刻上了爱的印记,并被外界人所传阅。

而“李桂林们”“陆建芬们”实在太少,现实中,能坚守的人太少。公益资源的偏向自然也是情理之中。

但“天梯小学”远远不止一座。无论如何,我们应该更深入去了解一个地区未被人关注的问题,并致力于解决问题。这将是丹姿基金会未来要走的漫长而无悔的道路。

合作伙伴